“一带一路”论坛落幕:中国在债务危机的质疑中调整战略

  • 时间:
  • 浏览:33

  学者分析,第二次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使倡议架构更加细腻,中国也尝试要化解来自各界的挑战。另一方面,峰会参与人数比上届增加,突显出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企业,积极想与中国合作。

  周六(4月27日)下午,200多名事先报名、经过核准的中外记者搭乘专车,耗时约1个多小时,从北京市中心抵达70公里外的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参加习近平“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记者会。该地点也是当天上午,习近平与37国领袖举行圆桌峰会的地点。

  习近平在记者会上表示,将推进经济走廊发展经贸发展产业园区,为各国投资者营造非歧视的营商环境,发展人文和民生交流,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并强调要为发展中国家打破发展瓶颈。

  长达三天的会议,除了12场论坛和企业家大会是在北京市中心的国家会议中心举行,BBC中文记者观察发现,多场闭门会议是在各国领导人下榻的酒店举行。

  习近平表示,论坛期间达成283项成果,包括各项政府间的协议及发起多个多边对话平台等。他说:“论坛期间,签署总额达640多亿美元的合作协议,显示倡议是应潮流、得民心。”不过记者会上,习近平并未提及中国预计进行的投资规模,也未说明下一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何时举行。

  另外,由于记者会没有提问环节,也引发部分记者的不满。肯尼亚一名女记者对BBC中文抱怨:“大老远到这里却不能提问。我想知道合作项目及更多细节。”来自马里共和国的男记者则说,“记者会的时间比我想像的还要短,但我尊重中国举办记者会的方式”。

  从官方发布的各种数字看来,“一带一路”倡议成果丰硕。然而,该倡议仍面临多重挑战,台湾政治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执行长杨昊就认为,这些成果和数字只是一种“说法”。他向BBC中文说:“这能否代表中国是个可以依赖的伙伴,还是个问号。”

  台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副教授孙国祥则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在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主轴思考就是要把原来的大方向,大架构,做的更加细腻,同时试图击破和化解欧美提出的挑战。

  他举例,面对欧美国家,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直接与欧美企业进行合作,而日本与法国,则已间接、通过第三方市场的方式合作,像是与日本借“一带一路”倡议,在泰国合作开发项目等。

  至于在他国开发项目所引发的环境议题的相关质疑,孙国祥说:“中国选择通过国际组织的合作,尝试化解环境争议。”

  杨昊表示,中国的“一带一路”将会更重视文化等非物质上的交流,以彰显一带一路的价值。形成新的供给和需求关系,这是一种“包裹”的方式,来回应国际社会或西方对中国的批判。

  根据菲律宾政府透露,习近平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见面时,就有提及首批菲律宾老师很快就会开始到中国教英语。

  杨昊说:“习近平是以正面积极的方式来说明该倡议的改变,以成果来包裹部分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步伐或忧虑,所产生的结构性抵抗。”

  杨昊所指的外界忧虑,包括西方国家常批评的债务危机,以及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输出威权意识。而对于这些质疑,中国财政部长刘昆4月25日表示,将帮助防范当地国家债务风险,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说,中国将强化融资项目的债务管理,提高透明度。

  另外,“一带一路”倡议遭美国华府批评是“虚荣计划”,包括美国、印度以及美国的密切盟友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的领导人都拒绝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2017年还因为无力偿还贷款,被迫向中国交出汉班托塔港,租期长达的99年的斯里兰卡,领导人西里塞纳并未出席,无法确定是否和该国的袭击事件有关。而印尼则只派出副总统卡拉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中国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黄日涵向BBC中文表示,印度及美国最常批评“债务危机”,两国各自有政治目的,他指出:“美国忧虑中国影响力在世界上升,而印度作为南亚大国,则是担心中国进入南亚会影响印度的国家利益。”

  他并表示,中国未来“一带一路”项目会做得更精致化,在推进上会谨慎和更多评估。黄日涵说,这届论坛参与人数增加,突显各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感到高度兴趣,积极想和中国合作。

  虽然西方及部分领导人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但今年超过37国领袖出席圆桌峰会,仍比上一届的与会外国领袖,多出了8人,其中包括奥地利与葡萄牙2名欧盟成员国的领袖。

  另外,秘鲁在会议期间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也在日前表示,瑞士也将于明天(29日)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这也是继意大利之后,另一加入“一带一路”的欧洲国家。

  根据中国官方网站,截至4月24日,中国已经与126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74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