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作者向比特币开炮

  • 时间:
  • 浏览:30

  我的读者知道,我长期以来一直在批评比特币。比特币从2017年5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2017年12月的2万美元,这是历史上最大的资产价格泡沫之一。

  我反复强调,这只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当它达到2万美元时,泡沫可能会破裂。

  2018年12月,比特币从2万美元一路暴跌至3300美元,一年内暴跌83.5%,创下历史上资产价格最大跌幅。比特币的崩溃甚至比17世纪早期荷兰郁金香狂潮中臭名昭著的郁金香价格暴跌更引人注目。

  但突然间,比特币又出现在新闻中。你可能已经看到了关于比特币回归的头条新闻。比特币从2019年3月26日的3900美元升至2019年5月15日的8100美元,在不到7周的时间里上涨了52%。

  比特币热潮又回来了!这是新一轮反弹的开始吗?这似乎极不可能。

  上周五早些时候,比特币在一次大规模闪电中暴跌逾1,000美元,单日跌幅约为10%。来得容易去得快。

  是什么导致了比特币的暴跌?

  似乎是一只比特币“鲸鱼”抛售了大量持有的比特币。“鲸鱼”是指拥有大量比特币的投资者,它们对市场的控制会产生重大影响。

  据估计,不到450个人或实体拥有整个比特币市场20%的份额。当有人大量买进或卖出时,价格就会剧烈波动,就像我们在上周五看到的那样。

  虽然比特币价格已有所回升,无论如何,上周五的闪电崩盘凸显了比特币的一个重大弱点。正如比特币在2017-2018年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跌所证明的那样,它可能会像一座纸牌屋一样倒塌。

  作为一种资产,除了投机之外,比特币几乎没什么可提供的。

  除了投机者的赌博,或者恐怖分子、逃税者、骗子和其他黑暗网络居民的交易,比特币仍然没有任何用途。由于计算机“挖矿”过程中对电力的极端需求,比特币仍是不可持续的。

  由于比特币区块链上的新交易验证过程缓慢而笨拙,它仍然不可推广扩展的。比特币作为“货币”没有未来,因为比特币的供应量不能超过预设的数量。

  这一特性使得比特币天生具有通缩性,因此不适合信贷创造,而信贷是任何货币体系的真正来源。比特币一直受到矿商持续的价格操纵,它们通过抢先交易、哄抬价格和其他屡试不爽的价格操纵技术来操纵比特币。

  比特币基础设施一直受到黑客攻击、欺诈、破产和数十亿美元硬币盗窃的困扰。比特币可能会走高,但它会再次崩溃。

  比特币的内在价值是什么?

  摩根大通曾试图将其拆分。他们将比特币作为一种商品进行研究。

  为了得出比特币的价值,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通过考察电力成本、计算能力和能源效率等因素,估算了每一个比特币的生产成本。我在上面提到了这些因素。

  当他们计算这些数字时,他们得出了什么数字?

  摩根大通估计,比特币的内在价值约为2400美元。现在我们假设它是准确的,或者是一个合理的近似。即便是8000美元,我们也可以得出结论,比特币被严重高估了。

  摩根大通将比特币近期的涨势与两年前经历的泡沫相提并论。尽管它仍远低于2万美元,但如果我们看到另一场投机狂潮,它可能会经历类似的行情。但结局是一样的。

  比特币的技术分析毫无意义

  当然,比特币的技术分析师现在仍在解释100天移动平均线如何突破200天移动平均线,这是一个看涨信号。他们还迅速补充说,30天移动平均线正在走强,这是另一个看涨迹象。

  我的观点是,应用于比特币的技术分析毫无意义。这有两个原因。首先,除了价格本身,没有什么可以分析的。当你研究应用于股票、债券、大宗商品、外汇或其他可交易商品的技术分析时,你会发现,价格中蕴含着标的资产或故事。

  油价可能会因与伊朗有关的地缘政治担忧而波动。债券价格可能会随着对通货膨胀的担忧而发生变化。在这两种情况下(以及许多其他情况),价格都反映了现实世界的因素。技术分析只是将价格变动消化为可理解的预测分析。

  无论哪种方式,比特币都不能反映企业资产、国家经济实力、贸易条件、能源需求或判断其他资产价格的因素。当价格本身与任何商品、服务、资产或其他债权无关时,技术分析就没有意义。

  我拒绝使用技术分析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对大类资产的预测价值较低,而对比特币则完全没有预测价值。

  如果你关注技术分析,你会发现每一个“不正确”的预测都会紧接着一个新的分析,技术分析可以帮助理解价格的去向,并帮助进行相对价值分析,但其预测分析价值较低(除非技术分析本身通过羊群行为产生自我实现的预言)。

  从最近的比特币价格上涨中得到什么?

  第一个相关事实是,比特币开采没有出现新的技术突破。可扩展性和可持续性的挑战都没有得到解决。欺诈和黑客行为几乎每天都在被揭露。简而言之,比特币领域一切如常,没有新的乐观或悲观理由。

  第二个相关事实是,比特币价格近年来一直是矿商猖獗操纵的目标。比特币矿商的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因为要验证区块链上的一个新区块,必须解决越来越复杂的数学问题。

  比特币矿商还拥有大量过去开采的比特币库存,这些库存尚未通过交易所或其他方式在市场上发行。

  比特币价格飙升的最后一个潜在因素是投机。那些在比特币价格升至2万美元时错过了发财机会的比特币买家,可能会看到另一个机会,其想在价格大幅上涨的浪潮中乘风破浪。

  由于比特币的基本面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无论是好是坏,矿商操纵和天真的投机行为的某种结合,是我们最近看到的价格走势最有可能的解释。这意味着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下跌,也可能进一步上涨。

  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没有任何变化。比特币的应用还没有出现,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比特币仍然不适合作为一种投资,尽管对于那些喜欢碰运气的人来说,它可能行得通。

  第二波或新一代加密货币正以更好的治理模型、更高的安全性和大大提高的易用性出现。这些新浪潮硬币代表了加密货币技术的未来。这些密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可以扰乱已建立的支付系统和金融中介机构(如银行、经纪商和交易所),并使其非中介化。

  一方面,比特币、ripple、以太坊等成熟的加密货币表现出固有的局限性和不可持续性。这些加密货币在投资者安全和易用性方面都存在重大缺陷。最后所提出的解决方案总是背离安全、匿名交易的最初承诺。政府部门正从四面八方寻找逃税、证券欺诈、逃避资本管制和其他不当行为。

  第二代加密货币与Visa、万事达、PayPal和传统银行体系等现有支付渠道成功竞争的机会要大得多。

  这些新浪潮密码的潜在价值可以用那些将被颠覆的机构当前的特许经营价值来衡量。如果这些加密货币能够消除花旗银行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等中央集权金融巨头的中间地位,它们的价值可以用数万亿美元来衡量。

  如果比特币仍然不合适,加密货币领域的机会在哪里?答案是区块链正在成长,新的用例一直在出现。

  这些新机遇出现在摩根大通的支付令牌和IMF提议的“synthetic world money”等得到许可的分布式账本中。这意味着,从新兴加密货币的崛起中受益最大的公司不是初创企业,而是IBM、英特尔和英伟达等科技巨头,以及摩根大通和花旗等金融巨头。

  加密货币有光明的未来,而比特币没有。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猜你喜欢